“换皮游戏”猖獗 被侵权公司索赔敲山震虎

文章来源: IT时报
发布时间: 2017/9/7 17:51:00

  “抄袭、山寨、换皮”,对于中国游戏行业,一直就像是牛皮癣一样的痼疾,游戏版权方想要维权难上加难。


  日前,因涉嫌著作权侵权,游戏《烈焰手游》相关各方被游戏《热血传奇》的著作权人娱美德娱乐有限公司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,并提出了高达6100万元的索赔请求。业内人士认为,这不仅表示国内游戏著作权纠纷案的索赔金额创新高,更反映出正常有序的游戏企业对整个游戏行业痼疾的反扑。


  《英雄联盟》陷入“抄袭疑云”


  根据法院公开的数据,近两年来,法院受理的游戏案件数量呈逐年上升趋势,越来越多的公司加入维权阵营,索赔金额也水涨船高。而热门游戏因经过市场检验,成为被模仿借鉴的重灾区。上半年,《拳皇98终极之战OL》的中国版权方天津益趣公司发现,《数码大冒险》在故事题材、整体架构、词汇、技能体系、装备体系等核心元素方面高度近似,已经超出参考借鉴的合理范围,认为《数码大冒险》其实是《拳皇98终极之战OL》的换皮游戏,将其诉上法院。


  日活达8000万《王者荣耀》也遭遇同样问题。就在它国内赚得盆满钵满时,一家由上海沐瞳出品的《Mobile Legends》(《无尽对决》)在国外iOS以及Google play上线(未在中国上线),该游戏被诸多玩家与媒体指出与《王者荣耀》相似度高。该游戏在海外市场反响良好,下载量在1000万以上,并在东南亚多国排名第一。


  不过腾讯并未就《王者荣耀》对该游戏提出异议,但其收购的《英雄联盟》开发商拳头(Riot)公司日前向美国加州中部法院提起诉讼,称上海沐瞳科技旗下的两款手游《Magic Rush: Heroes(魔法热潮:英雄)》与《Mobile Legends(无尽对决)》涉嫌抄袭《英雄联盟》,要求两款游戏共计赔偿15万美元(约102万人民币)并立即停止运营。


  不过,上海沐瞳科技方面也对侵权事件一事做出回应,《无尽对决》完全由其独立设计且自主开发,不存在抄袭情况。


  “换皮”周期最短只要几周


  “传统手游开发周期是1-2年,至少是1年开发,1年做测试,只有在公测、调优、评分不错的情况下再推向市场。但换皮的成本很低,之前获得过成功的游戏,只要6个月游戏就能上线。简单的抄袭更快,举个例子,抄袭《王者荣耀》,可能3个月就抄完了。”一位在游戏界从业14年的业内人士王仙(化名)对《IT时报》记者说道。也有业内人士认为,“换皮游戏”时间上有优势,如果是一些小型游戏,“换皮”周期更短,最多数周,便可以搭便车坐享知名游戏成果,所以一般游戏诉讼案同时伴有不正当竞争相关诉讼。


  在天津益趣提起的诉讼中指出,除了《数码大冒险》外,他们发现在苹果App Store里,上海指天公司还同时经营包括《觉醒吧数码神兽》《进化吧精灵宝贝》《决战数码世界》等多款名字不同但游戏内容完全相同的侵权游戏。因在国内主要运营平台进行了大量宣传推广,上海指天的游戏下载量巨大,截至2017年5月27日,上述游戏累计开服数已达298个区,用户量巨大,且仍在不断开新服,周期基本是每天一个新服。


  “2014年以前,玩法、画面抄袭很厉害,2015年以后才走向正轨,对IP侵权有了一些明确的界定,比如名字、画面重合度高都会被判侵权,当时国内的发行渠道开始抵制这样的盗版,国外的IP商也开始注重版权并申诉。”王仙对《IT时报》记者表示,目前环境依旧不乐观。“现在抄袭大部分都是复制玩法,玩法没有专利,游戏厂商也不会100%照搬,总是会加入一些新的元素,这样一来界定难度大。现在官司集中在名字、画面、角色的IP侵权上,玩法抄袭的官司没有成功的先例。更不用说很多类型的游戏同质化就很严重,本身就很难界定谁抄袭谁。”


  “因为游戏的变现能力比较强,圈子里普遍存在捞金行为。”易观分析师董振认为,正是钻了法律空子,一些游戏厂商侵权“胆子”不断加大。


  抄袭成本低收益高


  根据诺诚游戏法律师团队采集的数据,2016年一半诉讼主张金额都在50万元以下,100万元以上的比例仅为27%,主要案件集中在游戏整体侵权、改编权侵权、商标权侵权。但是从法院判决来看,判赔金额在10万元以内的案件占比近一半,判赔金额在100万元以上的占比19%,诺诚游戏法律师表示,法院在判决金额上相对来说比较保守。


  对于维权方而言,更为不利的是法院审理期限。去年六成以上案件审理期限在半年以上,其中涉及游戏知识产权类案件因为游戏行业专业性较高,法院审理难度大,该类案件的审理期限,大部分都在一年以上。审理多起游戏知识产权案的北京海淀区法院表示,目前,法院在审理网络游戏侵犯知识产权案件方面,存在着认定模糊、定性困难、程序拖沓费时、司法尺度不一、判赔数额低等难题。


  2015年7月,《冒险岛》将《冒险王》告上法庭,一审判决书下达时已经是2016年12月,这期间,运行4年的《冒险王》已经停服,审判期间由于双方无法提供实际损失以及违法所得,最终500万元的索赔,法院一审只判了25万元的赔偿额。


  “例如捕鱼达人,市场上有很多捕鱼能手、开心捕鱼之类的游戏,分化捕鱼达人的概念,他们短时间内赚的钱远远大于开发费用,”董振表示,“如果仅仅是输了官司,赔偿金额相比于盈利来说也是九牛一毛,对侵权企业的威慑力不大。”


  王仙指出其中的商业逻辑,有利可图,诉讼流程又很久,“上次被你告了,知道哪里被告了,换马甲的时候就绕开这些点,继续捞金。”


  敲山震虎式竞争


  “很多案件开始声音大,其实到最后都不了了之,选择和解。”上海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春泉表示,游戏厂商维权的目的,有时候并不是单单为了赔偿,而是一种商业逻辑。


  根据诺诚游戏法律师团队的数据显示,游戏类调解撤诉案件较高,达到70%-80%。他们认为,诉讼已成为游戏公司的市场竞争策略。因为游戏一旦通过诉讼被法院做出禁令或侵权判决,游戏将无法上线渠道,竞争对手则会从中获利。另外游戏公司也会选择对方资本运作关键时间点(如上市重组、融资)提起诉讼,意图获取更多赔偿或竞争优势。


  网易游戏《梦幻西游》状告《神武》案就是典型案例。2016年《神武》被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定侵权,距多益网络向证监会提交IPO招股书仅2个月的时间。作为曾经的主要收入来源,《神武》实际上在2015年停服,并在同年上线《神武2》,但根据多益网络的招股书,2015年多益并没有将《神武》和《神武2》两款产品的营收单独划分,而是统一核算为《神武》系列产品。法律人士认为如果法院最后未改判决势必影响IPO,遗憾的是,现在一年过后,二审未见消息,多益网络仍在排队IPO。


  对于未来,游戏产业分析师张书乐乐观地表示,随着游戏厂商维权意识的加强,判决金额不断刷新,侵权者的违约成本将不断提高,从而提高从业者的自律与约束力。不过,因为低成本赚高利润的“换皮游戏”很难杜绝,王仙呼吁发行渠道、政府、厂商,建立一些联盟机制,做成圈子文化,“现在游戏研发商和渠道商有种互相不信任的氛围,不管是原创还是抄袭,渠道商更喜欢数据说话。其实这样对做原创游戏的人来说很不公平。不过国内的风气也在渐渐转变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

 

(编辑:晏如) 

主办单位:中国知识产权报社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
ICP备案编号:京ICP备08103642号-2